你的位置:主页 > 六合生肖号码表 > 网红短视频直播挽救东北皮草之都有人半年挣300万

网红短视频直播挽救东北皮草之都有人半年挣300万

admin 发布于 2019-10-03 12:58   浏览 次  

  2019年6月,东北小镇佟二堡,4位女子带着直播设备箱,从镇上仅存的几家皮草商场匆匆走过,身后留下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在空荡的大厅里回响。

  她们是赶场在短视频平台上为商家销售产品,从中赚取差额利润。如今,社交电商、直播带货,不仅改变了小镇居民的生活和命运,还支撑起这个没落皮草之都的半壁江山。

  佟二堡,辽宁省灯塔市下辖乡镇,有18个行政村、2个社区,常住人口约4.3万,是与河北辛集、浙江海宁齐名的全国三大皮装生产销售基地,拥有全国最大的裘皮商场。

  这个被冠以“中国皮草之都”的地方,曾经富甲一方,街景已经完全和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从空中俯瞰,香港时代广场(左起)、海宁皮革城和上海国际皮革城三处规模庞大的商业建筑占据了小镇的核心位置,商场前是双向六车道的宽阔马路,只是细看,空荡的路面上很难见到车辆。

  佟二堡标志性的皮草大街全长2公里,过去这里富商云集,豪车不时呼啸而过。街道两侧除了各种皮草工厂,成规模的专营皮草商场多达十几处,总营业面积达80万平方米。

  2014年后,受东北经济持续下滑和实体零售业衰退的影响,佟二堡昔日荣景不再,客流量锐减,传统皮草销售生意也日趋惨淡。皮草大街豪车难见,车流量稀少,偶尔驶过的三轮电动车成为“主流”。

  皮草商场除了海宁皮革城和香港时代广场,以及本地的旺鼎皮草皮装城等几家实体商场仍在苦苦支撑外,其余包括上海国际皮革城和本地绝大多数皮草商场,要么关门,要么转入专业电商模式。

  仅存的几家皮草商场,租金一降再降,但商户的数量仍在急剧减少。在海宁皮革城A座一楼,虽然正值周末,但客流稀少,两家商户的销售人员坐在门口,或翻看手机,或望着大厅发呆。

  与客流稀少的海宁皮革城A座相比,附近一家专业电商销售中心却热闹非凡。在一楼大厅的地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服装,几家快手直播团队同时进行线上直播销售,订单不断。

  近两年,随着零售业向移动互联网电商转型,特别是快手这样的短视频社交平台,展现出强大的直播带货功能,让佟二堡迎来了第二春。

  据当地相关部门介绍,佟二堡今年1-6月份线亿元,销售商品种类涵盖纺织服装、箱包鞋帽、日用百货等轻工产品,其中秋冬服装已形成“买全国、卖全国”的局面。

  目前,以快手直播为主要销售方式的商户达2000余户,其中大型电商直播中心有6处,直播的流量占据佟二堡生意人线上流量的半壁江山。香港时代广场线上运营管理团队招聘的职位,就有专门的快手直播岗位。

  “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快手”,是网络上对东北经济现状的一句调侃,但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东北人的娱乐天性,以及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对当地人的影响。

  随便步入一个佟二堡的直播现场,几乎所有主播都是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老铁们”、“宝宝们”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且已成为全国范围的流行语。在这种氛围下,主播们如果突然改口对你讲普通话,会觉得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

  佟二堡的直播带货从2018年下半年兴起,2019年初才开始急速发展,虽说时间不长,但流程已经相当专业化。

  直播团队一般有大小两个快手号,有的甚至更多,直播时多个号同时使用。主播在直播时,都有1位助理在辅助直播;当主播休息或有事时,助手立即会由“替补”转为“主力”。

  与传统销售高投入不同的是,直播团队的设备成本非常低,1个支架加几部手机便可开工赚钱。那些粉丝量较高、规模稍大的直播团队,还会配上几台出快递单的小型打印机,随时出单随时打包。即便如此,一个小纸壳箱就能装下全部的直播设备,可以说直播带货这一新兴事物,是“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买卖。

  当年,佟二堡实体店火爆时,每天开往这里的免费购物旅游大巴就有80余辆,小汽车达3500多辆,赶上购物高峰时客流量会超过本地常住人口,达到5万人!

  “6、7年前,佟二堡客运站全是人,我的活从早到晚拉不完,挣了几年好钱。”回想起自己当年的拉脚生意,电动三轮车司机王师傅一脸幸福感。王师傅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农民,在佟二堡开了12年三轮车,但后来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不过,从今年开始,有许多主播坐过他的车,也算见过网红“明星”了。

  今年42岁的潘静是位单亲母亲,家在辽阳市内,之前在佟二堡给人卖皮草,工资不高,勉强够娘俩儿生活。4月份,老板让她用店里的快手号直播卖货,结果生意挺好,每月工资也涨到了7千元,除了供10岁的儿子上学和各种课外班学习,还有不少剩余。

  潘静每天要往返于辽阳与佟二堡之间,虽然奔波很辛苦,但潘静对这样的生活感到满足。不久前,她自己也注册了快手号(ID:jingjing0105000),目前已有几百个粉丝,她希望有更多的网友来关注。

  25岁的田羽希是位长春姑娘,身为空姐的她在去年8月与男友相识,之后辞职随男友到老家佟二堡。今年春节过后,田羽希开始做快手直播(ID:sshfs888888),帮男友家的皮草工厂卖货。做快手直播卖货要比当空姐辛苦很多,而且嗓子经常喊哑,甚至发炎。每逢此时,男友就会用当地农村的土方法,在她颌下的脖子中间揪一条红线。

  “我俩不想依靠他的父母,想凭自己的本事赚钱;今年我俩多辛苦点,等赚够钱明年就结婚。”目前,田羽希(左一)有4万多粉丝,除了亲自上阵主播外,又和男友(左三)花1万元雇了个主播,还以每人5000元的工资雇了3个客服,从上午直播到深夜,每天净利润达3000元左右。

  据快手平台提供的大数据,目前佟二堡地区共有2.7万多注册用户,其中与皮草行业相关用户有2600多位,排名第一的快手主播已有近200万的粉丝。佟二堡错过了互联网电商的红利,却站稳了移动互联网社交电商的风口。段兰兰(ID:mc_eminem)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段兰兰今年29岁,是土生土长的佟二堡人,接触快手直播纯属“被逼无奈”。段兰兰本身性格内向,当初对从事直播这一行业很是抵触。去年8月,眼看家里的皮草生意越来越差,加上所招聘的主播不辞而别,她就在丈夫的鼓励和“威逼利诱”下走上直播这条路。

  段兰兰的丈夫于阔今年30岁,也是佟二堡人。在大学期间,于阔不仅凭自己的实力当上了学生会主席,还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经营才能,在校4年课外创业赚了30万元。2012年,大学毕业的他放弃了留校工作,回到家乡佟二堡做起了皮草生意,并在年底与从小青梅竹马的段兰兰结婚。

  2012年,佟二堡皮草实体经济正值“最后的疯狂”时期,于阔从上大学期间赚的钱中拿出23万,在海宁皮草城A座租了110平方米的商铺;又向亲友借了几十万元进货和装修,正式开启了家乡的创业之路。由于资金有限,于阔只能凭自己的口才到处游说赊货,来支撑自己的商铺。截至2014年,他在几家皮草商场已拥有3处档口,算上妻子段兰兰共有9名员工。

  2014年,于阔的净利润达到了200万元,这是他开实体店时期的最高收益,也是佟二堡皮草实体经济的拐点。从此,于阔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原来的3处商铺到2018年只剩下香港时代广场的1处,基本是保本经营,看不到利润。

  去年6月,于阔成立了直播团队进行线上销售,并初见成效,每天都会有些订单。不过,随着直播团队的两个主播先后离去,严重影响了粉丝粘性,他最终打算让自己妻子段兰兰来当主播。

  当初,于阔没让妻子当主播,是因为起早贪黑直播卖货很辛苦,连周末、节假日都没有,123kj手机看开奖。他舍不得。段兰兰理解丈夫的苦衷,毅然放下老板娘的身段,从去年8月开始投身到直播中。

  刚做快手直播时粉丝很少,为了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粉丝,不管直播现场多么简陋,段兰兰每次都要精心打扮一番才开工。

  现在,段兰兰的直播团队一共有13人,除了1位直播助理外,其余人员负责手机接单和现场分类打包。

  段兰兰每天早上9点起床,简单收拾一下就跑到商铺,与直播团队一起,将前晚直播销售的订单分类打包,忙完已接近中午,别人午休和晚饭后的时段,往往是主播们最忙碌的时间。

  中午11点到下午1点,是段兰兰团队的第一场直播,结束后大家简单吃口午餐,继续将中午的订单分类打包,与前一晚的订单一起发完货已是当天傍晚。晚上的直播是每天的重头戏,从20点一直到午夜,而周末与节假日基本都要直播到后半夜。

  为了增加粉丝的粘性,在直播和分类打包之余,段兰兰还要抽时间带领团队拍一些有趣的“段子”,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小的工作量。如今,段兰兰的粉丝已近40万,而之前粉丝超过10万时,就开始有很多实体商户请他们去代理直播卖货。

  现在,段兰兰的直播团队每天中午直播能卖100多件服装,晚上能卖300至500件不等;他们最高记录是今年五一长假期间的一次晚直播,整晚共接单1043件,第二天大家打包打到手软,最后段兰兰不得不到外面临时雇人。

  段兰兰身高1.66米,年轻时身材非常苗条,2013年生完孩子后身体开始发胖,体重最高时达65公斤。以前,段兰兰也曾试过减肥,但一直没有什么效果;自从去年8月开始搞直播,每天吃饭没有准点,加上天天直播到半夜,她的体重已奇迹般地降到了55公斤。

  有时深夜熬到太晚,段兰兰就在直播间的沙发上眯一会。她常用沙哑的嗓音和身边人搞笑说:“想要减肥,你就赶紧去干直播吧!”半年多的直播工作,段兰兰喊哑了嗓子,润喉片是她包里的常备药。

  段兰兰和于阔夫妻俩的独生子今年刚刚6岁。因为段兰兰直播工作特别忙,于阔每天也要进货、谈客户,偶尔还要出差、全国各地参加展会,他们的儿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每天,接送幼儿园的任务归爷爷,学习的任务则落在教师退休的奶奶身上。有时,儿子睡觉前想妈妈了,奶奶就用手机给他看段兰兰的直播。

  干事情免不了有得有失,虽然儿子的爷爷家和段兰兰家在同一栋楼,可段兰兰想见儿子一面并非易事。每天,段兰兰9点钟起床时,儿子已被爷爷送去幼儿园;等她后半夜回来时,儿子在爷爷家早已进入梦乡。有时,段兰兰实在想儿子了,就在傍晚挤出点时间,跑去买些礼物与儿子见上一面。

  聊起儿子,段兰兰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欠儿子太多,我的最大心愿就是每天能见到儿子。”说这话时,段兰兰脸上有泪,嗓音依然沙哑……

  每年4至9月是佟二堡的销售淡季,传统实体店铺会坚持开门营业,而从事直播电商的商户则是虚掩店门,不再对外营业,专心做线上销售。

  如今的佟二堡人通过短视频直播,在淡季赚到了比旺季还高的利润,在皮草实体经济急剧下滑的大环境下,利用直播平台凤凰涅磐,有望迎来佟二堡的再次复兴。

天龙心水论坛| 创富图库彩色看图专区| 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直播现场| 香巷挂牌香港正版挂牌| 摇钱树摇钱树论坛| 好心水高手坛精准资料| 四肖免费期期准一神箅子| 买码吧论坛| 六合神龙心水坛| 香港王中王最准的网站|